2018年03月15日 星期四

夏立民与粮票的故事

发布日期: 2019-10-08     作者: 谈际日

 

 

粮票,是中国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,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票证,其发行之普遍,使用之长久,内涵之丰富,在世界上称得上是“一枝独秀”。现在已很少看到了,它成为了一种收藏品,被放进了博物馆纪念册里。

瑞昌市农业局老干部夏立民退休后,用15年的时间,走遍大江南北,收集、珍藏着全国上世纪5090年代初的通用、军用及30个省(自治区)所发行的粮票、布票、肉票、花生票、饲料票等近万套、五万余张,并编写出78篇(段)文字说明。


古玩市场的常客

1998年开始,夏立民就关注粮票。从此,他与粮票收藏结下了不解之缘,成为古玩市场的常客,北京潘家园、河北石家庄、上海、南京、武汉及江西滕王阁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

20014月,夏立民为寻找一套中华人民共和国粮食部军用供给粮票,和爱人一起先后两次选择不同的路线、不同的地点,赴武汉、石家庄、郑州、上海、南京、南昌等10多个大城市的古玩市场,甚至废品收购站,一边饱览城市美景,一边寻找粮票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这两次“寻觅”之旅,不但让夏立民找到了自己所需那套伍拾、壹佰市斤的粮票、粉漂、粗粮及马料等5张“军用供给粮票”,还让他交换完整了的一套江西省华侨特种供应证粮票。后来再多次全国“粮友”集会上证实,这套华侨粮票不仅在江西,就连全国能保存整套的也只有极少数人,曾经有“粮友”想出800元甚至1000元,收藏其中的一两张,他没舍得出售。

在夏立民的收藏之路上,像这样的经历还有很多。如今,他不仅集到了西藏、新疆、内蒙等边远地区的粮票,而且还汇集了周边县市及瑞昌范镇、夏畈公社三眼干部食堂等,这样五花八门的地方票证。


见证时代的变迁

粮票从1955年走进普通家庭,那是一个时代的开始;1993年退出舞台,进入收藏者家中,又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;它见证了时代的“变迁”。“在‘三年困难时期’,粮食及其缺乏,‘油像黄金贵’,最为宝贵的是粮票,第二才是钱。你可以用粮票换钱,却很难用钱买到粮票。”夏立民回忆说。

很多老人都清楚地记得那些票证都以编号表示。普通的有几十个“号”,文化大革命十年间,有多达上百个“号”。在乡镇、机关单位工作过的夏立民,那时到外地出差使用大面额全国粮票时,各地饭店找零一律用当地粮票,而不会找给你全国粮票。所以,每次出差都要计算好日期,精打细算每天能吃多少粮食,否则,不是在外面挨饿,就是铺张浪费。因为,对于百姓居家过日子,全国粮票算得上是“奢侈品”了。在瑞昌县,1960年、1961年粮食入库量分别同比下降43.1%52.3%1961年入库历史最低只有6.57万公斤;1964年,瑞昌机关团体食用油供应每人每月3两(十两制),这是最好的了。没有米就吃糠粑,没有油就吃“白锅”,有的人家在柴炉上支起锅炒菜,为了不粘锅,就将南瓜叶抓一把在锅里揉几圈。

“看今天,餐桌上香喷喷的米饭,热腾腾的包子、牛奶及各种营养食品哺育着我们儿女,幸福的生活真比蜜还甜!”夏立民如是说。


收藏之乐乐无边

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以此来形容“粮友”们不辞辛劳的寻觅之乐可谓恰如其分。“集藏的是文化,积累的是快乐。‘集粮’不但有寻觅之乐、求知之乐、交友之乐,顺便饱览祖国大好河山,更有研究之乐、奉献之乐、欣赏之乐。休闲之时,茶余饭后,研究、欣赏所藏,粮票,能增长知识、陶冶情操”。夏立民笑着说。

在夏立民的珍藏册里,一套有着“趣味故事”的1965年黄石市粮食局印制的粮票,有叁斤、拾斤、叁拾斤、柒拾斤共9枚,票额上的“黄”子,印成了“贳”字,拼音就读成“shi通用粮票”。票面纹印上150多个“黄”字,唯一正确的只有印章上一个“黄”字了,此票十分珍贵,也耐人寻味。


知道夏立民喜欢集藏粮票,他的一些老战友、老同事也将一些有价值的粮票赠送于他,夏立民即着手挑选近千枚粮票,历史近两年,制成120张粮票贴片,以《回顾历史,珍惜今天》题,编写出78篇(段)文字说明。同时,他先后多次在社区、学校向市民和青少年展出,将集藏的粮票做成一部不可多得的好教材,延伸到对社会的博爱,扩展到对青少年的关爱,让老一辈不忘受穷挨饿的岁月,让青少年知道共和国的历史,共同珍惜今天幸福生活,启迪了后代,感染了民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