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3月15日 星期四

难忘捡破烂求学的岁月

发布日期: 2018-07-02     作者: 宋增民

  

  目睹小孙子背着书包,哼着儿歌一蹦一跳上学的情景,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自己捡破烂求学的岁月。

  那是63年前,我小学毕业准备报考初中,当时需要报名费、照像费共4千元(旧币现是4角钱);因为当时公公婆婆相继去世,母亲又常年卧病在床,家里负了不少债务。我下面还有一个5岁的妹妹,一个7岁的弟弟,生活靠父亲一人务农支撑,实是十分窘迫。为了这4千元,全家老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母亲整天唉声叹气,怨自己连累了大家,父亲无奈地说,实在没有办法,就回家生产算了,村里许多人没能上学,不也过得很好吗?听到这些话,我心如刀绞。正当全家束手无策的时候,有一天我听到“鸡毛换灯草”货郎的吆喝声,猛地脑子一闪,我为何不去捡鸡毛等破烂赚报名费呢?说干就干,第二天刚亮,我就爬起床,扛着箩筐,在本村和附近村里从垃圾堆里找一些值钱的东西,有一天在本村小溪里捡破烂时,不小心右脚掌被一块玻璃片划得鲜血直流,母亲流着泪嗔怪地说:“儿呀!能读上书更好,实在不行就算了。”我说:“妈妈,你放心,这点小伤不要紧,过两天就会好的。”奋战了20多天,终于赚足了报名费。记得报考的那天,天刚亮我与邻村的两个同学一道步行了10多里来到全县唯一的瑞昌中学报考。先到照像馆花了1.5千元照好像。然后到报名点办好了手续,中午花1千元买了5个烧饼。自己吃了两个,另三个带回家里,送给母亲和弟妹,父母连夸我太懂事了。

  7月上旬到县城考试,上午考语文,作文题是《我的母亲》。这刚好与毕业考的题目一模一样。我一口气抒写慈祥母亲从小如何疼爱我们兄妹三人,如何含辛茹苦地哺育我们,如何严格要求我们积极上进的三种动人小事,我含着热泪倾诉自己,对至今卧病在床慈母的深深恩情,考试时恰逢天空打雷闪电下着倾盆大雨,好似老天与我一道诉说,当时一位监考老师始终站在我身边十分满意地微笑,我心中无比欣慰。考完语文,休息半小时后,接着考数学,数学是我最拿手的。不到1个小时,我就做完了所有考题,然后认真地检查一遍,觉得十分满意才交给监考老师,考完后天空放晴,我与两个同学一道十分高兴地返回家中,村民们和一些亲戚们问我考得如何,我笑道跟平时考试差不多。为了准备升初中的学费,我捡了一个多月破烂,父亲砍了20多天柴火,8月下旬学校放榜,全班50人参加升学考试,只录取了12名。我以总分第一的成绩居于榜首。

 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,母亲的病也好像轻了许多,特地下床烧了几道好菜,为我庆贺,这天晚上全家老小像过年一样十分高兴,围在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。